湖北省黄冈中学
认识黄高
校友之窗 您的位置:首页 > 认识黄高 > 校友之窗
【校友风采】1986届校友单记章&刘卫红:横跨AI、智驾和芯片三个风口,唯执着者才能芝麻开花节节高
2021-09-28 11:12:38 返回列表

  9月15-17日,2021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WNEVC)在海南如期举行。黑芝麻智能创始人兼CEO单记章作为受邀嘉宾,出席参加“智能网联赋能新能源汽车发展”主论坛,并在论坛上发表了以《高性能自动驾驶芯片赋能智慧出行》为主题的个人演讲。在演讲中单记章强调,高性能计算是智能汽车软硬件发展的核心和基础,而高算力SOC芯片、AI计算平台、良好的图像处理能力是自动驾驶演进的基础。(来源:网易、全球TMT)

  单记章,1986年毕业于黄冈中学,黑芝麻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 CEO,这位芯片界的老兵在2016年离开了工作了20多年的豪威科技,与高中时期结识的同届校友刘卫红共同创办了黑芝麻智能科技。他们的目标是利用在视觉感知领域的技术专长,以AI技术为基础,为自动驾驶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以下是来自集微网的报道:

  【本期人物】单记章,黑芝麻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 CEO。毕业于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曾在全球顶尖的 CMOS 图像传感器公司担任研发部门副总裁,专注图像处理和视觉感知研究长达20年。作为100 多项相关专利的拥有者,其主导研发的产品被广泛应用于汽车、手机和安防等多个领域。2016年创建了黑芝麻并任董事长兼CEO,致力于打造智能网联汽车的计算平台,提供车规级 SOC、传感器融合和视觉感知算法。2019 年8月成功推出中国首款车规级 ADAS 芯片,2020年6月推出中国首款L3级自动驾驶芯片,并与全球多家著名企业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图:单记章

  (集微网报道/李延) AI、自动驾驶和半导体,三条高光的科技赛道,一家科技公司,跻身其中任何一条赛道,都会拥有值得夸耀的资本。很难想象,如果同时处于三条赛道当中,这家公司是多受时代的眷顾。

  不过,就有这样一家横跨三条赛道的公司,虽然集市场的万千关注于一身,依旧淡然处之,稳步前行。因为该公司的创始人相信,无论身处怎样的风口,如果不能持之以恒,一切终是泡影。

  这位创始人就是黑芝麻智能科技的CEO单记章,他用自己20多年的职业生涯证明了执着是多么宝贵的品质。

三年磨剑

  2019年8月27号,“华山一号”国产车规级自动驾驶芯片在沪正式发布。在算力、能效比和算力利用率等关键性能指标上,“华山一号”已经超越业内头部企业Mobileye 的EyeQ4。

  这枚芯片是黑芝麻智能科技历经36个月的努力后所孕育的结晶。“一次流片成功,只花了6个星期的时间,就让芯片运行起来了,工具链以及所有的软件也全部运行正常。”公司创始人兼CEO单记章接受采访时,话语中透着一丝自豪。

  这位芯片界的老兵在2016年离开了工作了20多年的豪威科技(OmniVision Technologies),与高中时期结识的老友刘卫红共同创办了黑芝麻智能科技。他们的目标是利用在视觉感知领域的技术专长,以AI技术为基础,为自动驾驶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此时,自动驾驶早已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喧闹了多年。谷歌的自动驾驶项目研发已进行到了第7年,行业隐形冠军以色列的芯片公司Mobileye也准备推出第5代产品,风格激进的特斯拉更是早在2014年就发布了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2016年2月则启动了自研FSD芯片的开发。

  在国内,自动驾驶事业方兴未艾,专注于相关算法和平台的公司已有不少,可几乎没有公司涉足自动驾驶芯片的开发,其难度之大足见一斑。而黑芝麻与特斯拉几乎同时开始自动驾驶芯片的研发,不但创了国内的先河,也应了“英雄所见略同”那句话。“我们思路非常接近,叫不谋而合也好,大家的理解(对自动驾驶)其实是一致的,但真能理解到这个程度的人并不多。”单记章说。

  黑芝麻的核心团队均来自英伟达、微软、高通、安霸、Marvell、arm等芯片巨擘,有着丰富的芯片设计经验。但是在设计这一颗前无来者的芯片之初,不少人还是心里没底。有人问单记章:“咱们真的要做这样一颗芯片吗?”还有人因此选择离开。单记章对此不为所动,因为认准的方向就一定要坚持走下去。L3及以上自动驾驶芯片都被国外几家芯片公司垄断,黑芝麻决心要为国产自动化驾驶事业打开一个缺口。

  不能像财大气粗的特斯拉一样豪掷千金,黑芝麻毕竟是资源有限的初创公司,单记章就和团队选择另外一条道路,“我们先从核心IP做起,这也是硅谷的文化所在,要在技术上领先就要从核心技术入手,要建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技术体系,筑起自己的护城河。”

  在建立起核心技术的同时,靠着出售算法、IP和解决方案,黑芝麻一直保有稳定的现金流,这也是单记章给公司设定的底线,自动驾驶毕竟是个漫长的赛道,能坚持下去才是王道。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来打磨核心IP,这是我们的做事方式,先打造核心技术,当你把这些东西准备好了,实际上就能自己掌控节奏了。”潜心三年研发,单纪章带领团队以扎实和务实的风格低调前行,终于迎来产品大爆发的时刻。

  2019年,华山一号问世;2020年,华山二号A1000和华山二号A1000L推出,同年,华山一号正式实现量产。上汽、一汽、比亚迪等国内头部企业都向黑芝麻伸来橄榄枝,产品落地已上日程。

  在知天命的年龄开始创业的单记章,已经走出了坚实的第一步。

求学之路

  这种一步一脚印,“咬定青山不放松”的行事风格,是源于先天的性格,还是后天的磨练,单记章自己也很难判定。

  他的家乡是湖北省黄梅县,南隔长江与江西九江相望,据说是黄梅戏的发源地。从小学到初中,农村学校宽松的环境下,单记章玩着就学过来了。长江边留下了他很多戏耍的身影,挖螃蟹、游泳,还曾和大孩子一起游过了长江。

  无拘无束,醉心玩耍的时光一直延续到初二,他转去了黄冈市的一所中学。在那里,学习的压力迎面而来,头次英语摸底考试只考了40分。这“当头一棒”也让他开始沉下心来,在长兄的督促和帮助下,单记章的学习成绩很快就上来了,一年以后就成了班里的第一名。

  做老师的长兄对单记章一生的影响很大,他做事非常严谨认真,对单记章既关心又严厉,潜移默化中塑造了单记章的做事风格。

  高中时,单记章考进了声名赫赫的黄冈中学。这所中学在中国高中界曾是“神话”一样的存在,长时间保持过98%以上的升学率和75%左右的重点大学的录取率,60余次夺得全省文理科状元。据单记章回忆,他高考那年全湖北省有120个600分以上的考生,黄冈中学就占了一半。

  在长兄的激励下,单记章也于1986年顺利考取了清华大学。只不过,在招生老师的劝说下,他把志愿由最初的物理系改为了无线电电子学系。

  进入清华园之后,单记章一下有了鱼跃大海的感觉,他感觉学习状态比黄冈中学时还要好。“我跟很多人不一样,喜欢自学,只要自己好好看书,就能把东西搞透。”宽松的大学氛围让单记章的自学能力得以充分发挥,不但本专业成绩名列前茅,还能投入很多精力去学习感兴趣的计算机编程。

  彼时,信息化的大潮在神州大地初现,由于地处潮头中关村,很多清华北大学子得以最先参与其中。一位北京同学牵线,单记章就为一家煤矿企业编写了一个MIS(信息管理)系统。项目本身不大,但是让他得到了很好的实践机会。

  享受着自学带来的快乐,本科时光一晃而过,单记章以优异的成绩保送直博。在攻读硕士期间,他开始接触到人工智能,做了当时很前沿的模糊逻辑、神经网络的相关研究,同时也进行做了一些芯片的设计工作,这些都为他今后的职业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储备。

图:单记章和研究生导师靳东明教授(中)

  等到研究生毕业的时候,芯片世界就在向他招手了。由在美华人专家创办的豪威科技(OmniVision Technologies)开始在国内招人,公司的四位创始人中有两位来自清华,所以希望多揽得几位清华学子。

  单记章得到了这个机会,决心一试身手。只是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今后的20多年职业生涯都将融入这家公司。

  豪威生涯

  图像传感器是一种将光信号转换为电信号并使之成像的传感器件,连接了光影和电子两个世界。按照工艺区分,主要有两种技术类型:CCD和CMOS。CCD在早期如日中天,基本为日本厂商所垄断。成立于1995年的豪威科技,选择以CMOS技术为切入点,成功推出产品,以体积小、功耗低,成本低的优势,击败了日本厂商,席卷了当时的相机市场。

  单记章刚入豪威的时候,公司刚创立不久,他的工号并不在前10名之内,但公司实际的员工也就10个人左右。很快,他和另外两个同事就被委以一个重要的任务,做一颗图像处理芯片(ISP)。

  豪威已经做出了CMOS图像传感器(CIS),但是很多客户还不知道怎么样去用。于是,就需要这样一个ASIC(定制化芯片)做配合。

  时间紧、任务重,年轻的单记章和同事们靠着一股拼劲,通宵加班苦战一个多月,每天从早上9点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的5点,睡几个小时后接着再干。

  芯片终于做出来了,后续的问题又来了。他们把传感器和芯片做成了一块电路板,但是要能够连接电脑上使用,还需要驱动程序。

  单记章自学的编程技术这时发挥了作用,他一个人不但把驱动程序全部写好,还帮客户写好了界面,只要填上自己公司的名字,再加上一个图片,马上就可以上市。

  对于研发这款产品的细节,单记章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最后测试代码的时候,公司创始人洪筱英先生就坐在他的身后,紧紧盯着电脑的屏幕。“洪先生50多岁开始创业,跟我现在创业时的岁数相当,身上的压力很大,但我无暇感到紧张,因为一旦开始做事,就会全神投入。”单记章笑着回忆,最后看到结果顺利,洪先生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公司另一位创始人Raymond Wu带着单记章和同事去参加了当时IT业界最著名的Comdex电脑展。这次参展非常成功,新产品大受欢迎,很多台湾客户采用了豪威公司的软硬一体设计,一个月就实现了量产。

  以此为基础,创办后仅用了4年多时间,豪威公司就于2000年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之后,豪威不但成功抢下传统相机及手机等照相机市场,在苹果的 iPhone 于2007 年推出时,其也打入苹果供应链,直到2011年,豪威的CIS芯片出货量一直居全球第一。

  单纪章也随着公司一同成长,从一个研发人员,成为公司图像处理部门的负责人。让他引以为傲的是,带领团队做出了车用的高动态图像处理芯片,结合公司的CIS,基本打败了所有竞争对手,占领了欧洲90%的车用市场。随后,又与上海世博会合作,为中国馆和世博轴提供了人流控制方案,也是全球第一次大规模采用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视觉监控方案。“当时预期有90%的准确率就好了,我们最后做到了98%。”单记章说。

  在他的领导下,图像处理IP成为了公司的核心产品,除了高通和MTK之外,其他公司都采用他们的方案。

  除了领导研发之外,单记章也开始接手商务工作。“做一个项目会遇到什么困难,怎么解决,我能把技术上面的事分析表述的非常清楚。”他这样分析自己的长项。

  机会很快就到来。华为开始做智能手机时,豪威决定去支持华为。可是国内的销售与华为的商谈没有进展,就搬来单记章当救兵。

  单记章回忆道:“我晚上10点下飞机来到华为在新金桥的办公室,里面已经坐了20多个海思的人,这边就是我和销售。我一个人跟他们讨论了5个小时,差不多到半夜三、四点钟的时候讨论终于完成。”这一次会议后,华为决定跟豪威在图像处理方面进行合作。

  思维清晰,表述精准,说服别人态度耐心,这次会谈让单记章在处理商务问题上的潜力得以显露。从此,他也从一个技术专家开始向公司的管理者全面转型。

  到2016年离开豪威公司时,单记章已经是公司的技术副总,管理着图像处理和软件两大部门,带领着分布在世界各地的200多人团队。

  也是在那一年,一件事改变了科技发展的走向,也决定了单记章今后的事业方向。

创业岁月

  2016年,一个名为阿法狗的AI算法打败了人类顶尖棋手李世乭,在科技界引爆了一颗氢弹。以前看似遥远又神秘的AI技术,终于对全世界露出了微笑。

  与AI密不可分的自动驾驶受到了新技术的鼓舞,进而开始策马狂奔,沃尔沃、奔驰、福特等传统车厂放弃了以前四平八稳的姿态,纷纷高调宣布开展自动驾驶项目,谷歌和特斯拉更是将尝试新技术融入到项目开发中。

  单记章此前与车厂已有很深的接触,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思考后,他终于决定进入这个充满朝气的赛道。

  为此,他找来老友刘卫红加盟。时任博世底盘制动事业部亚太区总裁的刘卫红是单记章在黄冈中学的同学,研究生时也在清华读书。当单记章回上海出差的时候,两人更是经常围绕汽车进行交流。

  以前的汽车都是机械东西为主,前途不大了,AI能带给汽车新生。怀着同样的认识,单记章提出创业的想法和思路后,两人一拍即合,黑芝麻智能科技由此而生。

  为了组建一个战斗力强的核心团队,单记章亲自从业内招贤揽才,公司主管以上的干部都是他亲自面谈招聘的。至今,这些人没有一个离开公司。“大家都认同公司的愿景,并发自内心认为是在做一件很自豪的事情。”单记章也非常感谢团队的支持。

  搭建起团队只是第一步,还要让团队运行顺畅,进而完善公司的组织架构,此外,还要在技术上做最终决策,为融资去面对不同的投资人。单记章像所有技术创业者一样,要应对形形色色的新课题。

  “我一直对公司同事说,只有教训,没有经验。每天都要面对新的教训,所以每件事都要非常谨慎的去对待。”单记章认为这是创业以来最大的感受。

  不过,在忙忙碌碌之中,他依然对研发非常钟情。虽然也会像当年洪先生那样坐在年轻工程师的身后,单记章却不会给他们施加压力。“我会跟他们探讨技术细节,给出自己的建议。”单记章告诉记者,公司很多的专利都是讨论出来的,如果大家都觉得一个点子很好,他就让工程师立刻去写专利。这种捕获灵感的好办法,让黑芝麻一直在专利方面领先于对手。

  从2016年创业至今,黑芝麻已走过了4年的历程,目前公司发展的节奏都与单记章的预期相符。有人认为他们的运气不错,初创的时候赶上AI热潮,随后是国内自动驾驶的热潮,现在则是半导体的热潮。对此,单记章有自己的看法。

  “这不仅是运气的问题。运气是要靠自己把握,时间窗口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如果你没有坚持,就有可能错过那个点。”单记章认为运气与坚持是相辅相成的,胜利者从不属于那些不停追逐风口的人。“我们对业界或产业的发展时间节点有很深的认识,能抓住主题,直奔主战场,然后坚持下来,这才是关键。”

  创业前的20年职场生涯,他都是在豪威一家公司度过的,这在盛行跳槽文化的硅谷中极为少见。“因为这是我喜欢的事业,不管中间有多少起起伏伏,都不会放弃。”

  正是这份执着和坚守,也让单记章攻克了一个个难关,有了今日的从容和自信。“给公司的主要产品取名‘华山’,就是必须成功,不给自己留有余地。”单记章表示。

  在硅谷多年,单记章最欣赏的就是那些踏踏实实做技术的公司。“硅谷很多公司确实是挺坚持自己的一些东西,虽然也有会有偏差,能坚持自己理念还是很让人尊敬。”

  如今,他也把这份坚持注入到公司的文化中,让公司具有了一股韧劲。在充满竞争和变数的赛道上,单记章带领的团队正在成为一颗光彩夺目的新星。

  (校对/Sky)

  【本文作者】李延, 集微网资深记者。物理系半导体与微电子学士,曾想以科研为终身事业,奈何学艺不精,最终以旁观者之姿看科技之变迁。曾投身于半导体晶圆厂,任工艺工程师,时间虽不长,但初获对行业的宝贵认知,一扇大门自此打开。后机缘巧合下,进入行业媒体,先后在《传感器世界》、《今日电子》杂志任编辑、执行主编等职务。

  来源:集微网

  编辑:罗凯

  初审:汪秀兵

  终审:陈忠新

湖北省黄冈中学主办 黄冈中学电教处承办
地址: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南湖路1号
电话:0713-8838888
鄂ICP备2020022804号 鄂公网安备 42110202000017号
湖北省黄冈中学主办 黄冈中学电教处承办
地址: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南湖路1号
电话:0713-8838888
鄂ICP备2020022804号 鄂公网安备 42110202000017号